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图片名

全国服务热线:18954138018(同微)

探访线下电子烟市场:销售依然火爆 零售商直言“影响不大”

分类:政策监管 发布时间:2021-03-28 2131次浏览

华夏时报记者 葛爱峰 见习记者 郭浩仪 深圳报道日前,一则由工信部、烟草专卖局研...

华夏时报记者 葛爱峰 见习记者 郭浩仪 深圳报道

日前,一则由工信部、烟草专卖局研究起草的《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让整个电子烟行业再次“炸开了锅”。可以说,这是继2019年禁止网售电子烟之后,电子烟行业又一次被戴上了“紧箍咒”。此消息一出,许多电子烟相关上市公司的股票应声大跌,一家美股上市的电子烟巨头股更是在一夜之间蒸发了930亿。

事实上,网络禁售令后,国内电子烟线下零售渠道迅猛发展。而此次征求意见稿对于电子烟线下门店的扩张来说,无疑是一个新的威胁。为此,《华夏时报》记者走访了深圳多家电子烟线下门店,令人意外的是,大部分店员并不担心。一位店主对此充满信心:“这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按照要求做好,就不会倒下。”

此前野蛮生长的电子烟行业,未来的走向似乎不容乐观。盘古智库研究员江瀚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征求意见稿对于整个电子烟行业来说,冲击是非常明显的。“之前,对于电子烟行业的监管一直处于真空地带,而随着市场的规范,电子烟行业那些原来拥有的‘自由’也会被逐渐剥夺。但随着市场的逐渐规范,相信整个行业也会得到稳步发展。”

线下商家心态稳定

近两年,电子烟行业引来一大批掘金者。去年,电子烟行业更是迎来了爆发期。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电子烟相关企业注册量达到1.79万家,同比增长284.6%。截至目前,我国共有4.61万家电子烟相关企业,广东省以1.1万家企业位列。其中,深圳企业数量高居全国城市排名首位,共7599家,占广东省相关企业总数的68%。

征求意见稿发布后,许多电子烟相关上市公司的股票应声大跌,但是线下门店却显得平静很多。

《华夏时报》记者来到深圳连城新天地的地下商业街,街上不到200米的路程,就开了3家不同品牌的电子烟门店。记者发现,除了专卖店,附近商业街上的网吧、烟酒行和便利店内也都有电子烟在售。

当记者向店主们询问起有关此次电子烟监管的修改意见时,几乎所有的店主都知道此事,但他们却认为这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一位专卖店店长对记者说:“真要严管的话,也没有那么快,主要是实施起来难度太大了。”

“我们现在没有烟证(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估计以后也不用。”一位店长认为,“本质上来说,这跟烟草的差别还是挺大的。”另一位店主则表示,确实有需要担心的是:“要办证也没事,最多麻烦一点,公司也会告诉我们怎么做。但是,要收税的话就头疼了。”有关媒体报道称,目前普通烟草的综合税率在60%左右,而电子烟的综合税率仅为不到20%。

值得注意的是,线下门店似乎也不“排斥”未成年人。记者发现,每家电子烟线下门店都贴着“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的通知。但所有店员在销售电子烟的过程中,并没有要求到店的顾客出示身份证件。当记者询问是否会要求顾客出示证件时,一位店员回答:“有时候看见穿着校服的顾客,就会要求他们提供。”

在走访过程中,多名店长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他们并没有因为此次的波动就对这个行业失去信心。在这些线下商家看来,如果该政策正式出台,首先会波及到的是微商和一些网络平台。“而我们拥有正规的营业许可证,最多也就是整改一下,对我们来说更加规范也是有利的。”

相较于下游商家的乐观,江瀚认为,这个政策的出台或将对整个行业带来重大的影响。电子烟一旦按照《烟草专卖法》进行管理,就意味着电子烟市场将迎来和传统烟草一样的管控,广告宣传、互联网渠道、线下门店都要像传统烟草一样进行“特殊管理”。但无论从什么角度出发,烟草市场从严监管都是正常的现象。“任何一个涉烟产品即使再创新,都不可能有法外之地,电子烟企业也必须要学会带着镣铐跳舞。”

电子烟这阵风,还能“刮”多久

2018年以来,我国电子烟行业快速增长。企查查数据显示,从2011年到2018年,电子烟相关企业的注册量增速都较为缓慢,2019年增速开始加快,当年共注册4650家,同比增长。2020年行业迎来前所未有的爆发。全年共注册相关企业1.79万家,同比增长284.6%。2021年依然延续强劲增长趋势。

但关于电子烟危害问题,入局者们往往避而不谈。蛋糕面前,各类电子烟品牌打出“潮流”、“科技”牌,更有甚者将其称为“戒烟神器”。事实上,电子烟甚至更可能让人上瘾。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肺癌中心副主任医师邱小明向本报记者介绍,由于对成瘾性物质尼古丁等的依赖,电子烟并不能帮助戒烟,甚至可能会摄入更多有害物质。“某些配方的电子烟少了焦油,但依旧保留了尼古丁这个烟瘾的罪魁祸首。同时,电子烟依然会产生亚硝胺等致癌物,会释放细小致癌颗粒物,影响肺部健康。”

不仅迷惑着“老烟民”,电子烟也逐渐蔓延至青少年。中国疾控中心2020年5月发布的中国中学生烟草调查结果显示,2019年初中学生电子烟使用率为2.7%,与五年前相比几乎翻倍。曾有多家媒体报道称,有些城市中小学旁边的商铺向学生售卖电子烟。邱小明认为,由于商家的错误宣传和引导,许多年轻人没有意识到电子烟危害。“实际上,电子烟对青少年的损害尤为突出,包括危害大脑发育,这种情况会持续到25岁左右;影响学习能力、记忆里和注意力;增加未来对其它物质成瘾的风险。”

此前,就已经对电子烟下过一次“狠手”。2019年10月末,烟草专卖局、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要求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末成年人销售电子烟,同时将电子烟从网络销售渠道下架,电子烟广告予以撤回。该消息无疑给整个电子烟行业带来了巨大冲击,包括罗永浩的小野电子烟在内,多家依靠线上电商平台销售渠道的品牌如潮水般褪去。

但有不少实力强劲的公司从这股浪潮中脱颖而出。MOTI魔笛、SNOWPLUS雪加、YOOZ柚子等头部电子烟品牌卷土重来,争相抢占线下市场。一时间,各大电子烟品牌的门店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范围内涌现。显然,电子烟这把“火”并没有被“掐灭”。2020年7月,上游雾化芯生产企业思摩尔国际上市,首日市值1780亿港元,仅6个月时间,公司市值就达到4703亿港元,较首日市值翻了2.6倍。随着思摩尔国际上市,整个市场愈发火爆,电子烟行业逐渐重燃热火。

这一次,再次出手,明确加强对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的监管,就是为了防止电子烟市场的再度“膨胀”。江瀚告诉本报记者,此前电子烟行业一直徘徊在灰色地带,而随着市场的逐渐规范,整个行业也会得到稳步发展。“从目前来说,完全禁售电子烟其实不太现实。从长期的市场发展角度来看,电子烟可以说已经成为了一个烟草产业的发展方向,这个行业的发展尚未成熟,需要管控和约束。所以我觉得这并不是为了一刀切地封杀电子烟行业。”

从眼下的“新政”来看,电子烟的销售渠道、税收等方面都将迎来强监管规范,整个行业或将产生不小的波动。但江瀚认为:“从行业发展的长期角度来看,一旦形成了管控电子烟的良性氛围,对整个产业来说就是第二次机遇,甚至可能会有更好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