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图片名

全国服务热线:18954138018(同微)

电子烟再度迎考“重税、专卖”或将来袭

分类: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21-04-01 560次浏览

一则征求意见稿,引发了电子烟行业的地震。3月22日,工信部发布《关于修改〈中华人...

一则征求意见稿,引发了电子烟行业的地震。

3月22日,工信部发布《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公开征求意见》(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提出将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实施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

消息一出,多家电子烟上市公司股价大跌。但销售端暂未受到波及,记者走访北京地区多家电子烟实体店,不少店员均表示产品仍在正常销售。

在北京京商流通战略研究院院长赖阳看来,电子烟如果参照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对行业影响更大的主要集中在“专卖”和“税收”两个层面。届时,电子烟的经营渠道、竞争环境、企业的商业模式肯定都要发生根本性变化。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悦刻电子烟企业以及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均未作出回应。

专卖和重税

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征求意见稿》中的这句话,在不少行业人士看来,电子烟或将纳入专卖制度和管理体系。

“专卖”不仅涉及到卖,记者查询《实施条例》,从烟叶的种植、收购和调拨到烟草制品的生产,再到烟草制品的销售和运输,还包括卷烟纸、滤嘴棒、烟用丝束、烟草专用机械的生产和销售,以及进出口贸易和对外经济技术合作,都有明确的法律规定,还明确划分出了法律责任,对不同的违法行为进行相关处罚。

这意味着,一旦政策正式实施,专卖制度将重塑电子烟的生产、销售、运输及进出口等环节。但电子烟企业能否适应专卖制度,仍是一个问题,纵观整个行业都是处在野蛮生长的态势之下。

在诞生之初,电子烟着重在线上发展。而在2019年11月“线上禁令”出台之后,更多的电子烟企业选择在线下扩张门店。以悦刻为例,2020年初其两家品牌旗舰店在北京、上海核心商圈落地,悦刻仅10个月的时间在线下开设专卖店数量达1500家,并计划在未来3年累计投入6亿元,开拓1万家专卖店。同时,YOOZ柚子、MOTI魔笛、vitavp唯它等一系列主流电子烟品牌也在全国各大城市开辟了线下品牌专卖店。

“一旦政策落地,电子烟的管理跟之前完全竞争市场开放的运营肯定有根本性的差别。政策落地也意味着电子烟的门槛被抬高,对于起步比较晚和未来想要进入电子烟领域的企业有一定挑战,比如各项资质、牌照的审批就会收紧。而对于头部电子烟企业来说,未来如何拓展市场还要看相关政策细则。”赖阳说。

电子烟行业从业者陈先生告诉记者,如若电子烟按照《实施条例》中有关规定执行,电子烟的生产标准以及销售都将受到管控。作为经营电子烟的小企业,陈先生最担心的就是牌照问题。“一旦政策实施下来,以后开设的所有门店,都要申请经营牌照,也就是经营许可,这就给电子烟销售设立了一个门槛。有准入机制之后,加上大资本的疯狂收割,肯定会淘汰部分小型电子烟企业。而且目前不知道什么样的资质,以及通过什么方式才能拿到牌照。”陈先生说。

在下游销售端,记者从多个电子烟终端商处了解到,目前销售终端尚未受到明显影响,相关产品仍在正常售卖。

除了生产和销售环节的规范,业内普遍预期,电子烟还将面临“重税”的考验。而电子烟一直被视为暴利行业。根据爱施德的分销事业部文章,超过90%的加盟店可在开业6个月内回收前期一次性投入成本,在已营业超过4周的加盟店中,超过60%的加盟店月均净利率大于20%。雾芯科技2020年前三季度的销售毛利率为37.86%,思摩尔国际2020年上半年的销售毛利率为48.98%。

但烟草一直是重税行业,烟草专卖局在2021年2月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烟草行业实现工商税利总额12803亿元,同比增长6.2%,上缴财政总额12037亿元,增长2.3%,创下历史新高。

长城证券研报认为,未来监管可能会对烟液进行征税:当前电子烟仅征收普通消费品的增值税,而卷烟综合税率约60%,未来电子烟征税的可能性较高;参考海外政策,美国已有20个州对电子烟进行征税,欧盟也有 10 个成员国进行征税。

以甲等卷烟为例,根据税务总局《关于调整卷烟消费税的通知》,甲类卷烟(调拨价70元或以上/条),税率为56%,另收0.003元/支,于生产环节征收;商业批发税率为11%,另收0.005元/支,于批发环节征收。

根据腾讯财经测算,如果某条普通香烟的工业调拨价260元/条,商业批发环节价格583元/条,零售价格700元/条,根据上述税率计算,其消费税占零售价格的比例超过30%。

而目前,电子烟还被视为普通消费品。陈先生透露,目前电子烟是依照电子产品征收,只缴纳增值税以及以增值税为基础的城市建设维护税和教育费附加,税率在13%左右,不缴纳消费税。

陈先生还透露,目前电子烟的烟弹,品牌商的更代理的进货价格大概占售价的50%,一颗烟弹的成本在8到10元,按照前主流电子烟的烟弹,售价约为每盒(3颗)99元计算,品牌商的生产及代工成本占终端价格的30%左右。如果电子烟征税按照甲等烟类计算,则需要在原来税收的基础上补交消费税,按照上述计算的30%的消费税算,一盒售价99元的电子烟烟弹需要多交近30元的税。

对此,赖阳认为,税收出现变化的同时,相应的渠道结构定价、竞争环境等也会出现变化,在相关政策尚未实际出台的时候,对电子烟企业未来的经营情况很难作出判定。

走向何处

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共有超4.7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电子烟、电子雾化器”,且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电子烟相关企业。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Q1中国电子烟行业发展现状及市场调研分析报告》数据,2013年中国电子烟市场规模仅为5.5亿元,2020年市场规模增至83.8亿元,8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72.5%,预计2021年有望超过100亿元。在高速增长之下,造就了思摩尔国际和雾芯科技两家上市公司。

电子烟行业仍然存在些许乱象。电子烟的主要营销手段,就是宣传有戒烟效果。但世界卫生组织官网介绍说,电子尼古丁传送系统和电子非尼古丁传送系统是通过加热液体产生雾气,进而供使用者吸用的装置,不确定这些装置是否含有尼古丁。

从事电子烟生产的张先生透露,电子烟领域原材料的使用一直都没有具体详细的标准,比如烟弹的壳子,有良心的企业只用pctg(一种非晶型共聚酯),但是也有小工厂用回收料,之前还出现漏油等问题,品质参差不齐,行业还是处于混乱之中。加强政策管控,对行业的长期健康有序发展还是有利的。

而在销售环节中,2019年11月禁止网上售卖之后,线上仍有不法商家通过“换马甲”等行为售卖电子烟,在微商渠道,也有电子烟的身影出现。

实际上,电子烟的监管也一直在加强,2020年7月,烟草专卖局、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开展专项行动,要求通过专项检查,以更加严格的监管措施、更加严厉的治理手段,全面清理互联网电子烟售卖,全面强化对互联网平台的监管,切实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

而此次《征求意见稿》,被认为是电子烟出现以来的最强监管,但落地仍需要时间。北京市控烟协会称,对电子烟的乱象应该加强监管,但建议不纳入烟草专卖监管,而是交给卫生健康部门、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或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监管。

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会长欧俊彪曾表示,对于电子烟行业进行监管属于意料之中,这对行业、和消费者来说都是好事,体现了科学发展观。在这种政策前提下,电子烟企业更应该把技术搞好。同时他强调,《征求意见稿》中所用的词语是“参照”而非“按照”,这一字之差背后可能就有巨大的差异。对于电子烟未来会不会完全按照烟草来进行监管,欧俊彪表示还需要点时间等待具体管理细则出台。

为进一步了解政策落地以及未来行业发展方向,记者联系到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敖伟诺秘书长表示目前政策尚未落地,不便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