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图片名

全国服务热线:18954138018(同微)

颠覆中国烟草?造富潮背后,电子烟的结局早已命中注定

分类: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21-03-19 526次浏览

作者 | 迷人的X博士——来源 | 观点烟草,最初只是印第安部落里的吉祥物。这种...

颠覆中国烟草?造富潮背后,电子烟的结局早已命中注定

作者 | 迷人的X博士——来源 | 观点

烟草,最初只是印第安部落里的吉祥物。


这种令人成瘾的物质,曾让俾斯麦、丘吉尔、肯尼迪等政治家无法自拔。哪怕是胸有丘壑的杰出,也无法抗拒烟草的诱惑。


但18年前,一个名叫韩力的“老烟枪”却想戒烟。


身为药剂师的他发明了一种使用高浓度尼古丁溶液作为烟油的电子烟,外表形似雪茄,以发热电阻丝作为热源,没有焦油,也不会燃烧。


一年之后,这款电子烟开始投入量产。2005年,电子烟产品“如烟”问世,韩力也被人们称为“电子烟之父”。


如烟曾在极短的时间内实现了10亿元的年销售额,还在香港成功上市。


遗憾的是,在最的时候,如烟遭遇变故,最终折戟沉沙,卖身海外。


没想到,时隔数年,裹着互联网和资本的外衣,电子烟浪潮卷土重来。


这一次,命运之帆将驶向何处?

颠覆中国烟草?造富潮背后,电子烟的结局早已命中注定


子烟造富潮


3月的第二天,《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如期而至。


在这份富豪扎堆的榜单中,有人发现了两个“云雾缭绕”的新面孔:


45岁的陈志平,身家1250亿元,差点进入全球前100名。

39岁的汪莹,身家710亿元,成为全球40岁以下白手起家女首富。


他们来自于电子烟行业,陈志平的思摩尔、汪莹的悦刻,都是如今电子烟行业风头无两的明星。


今年1月22日晚,电子烟公司悦刻RELX登陆纽交所,开盘股价暴涨104%,直接触发熔断停牌,最终收盘涨了145.9%,市值达到458亿美元。

颠覆中国烟草?造富潮背后,电子烟的结局早已命中注定


要知道,悦刻成立时间只有3年。哪怕是发展迅猛的拼多多,也要埋头苦干4年才达到这个数字。


这是中国家上市的电子烟品牌。


在此之前,电子烟制造商思摩尔已经敲钟港交所,它是全球更大的电子雾化设备制造商,拥有全行业16.5%的市场份额,超过后四名的总和,悦刻电子烟产品也是它代工生产。


思摩尔的上市,也让陈志平一跃成为了“电子烟首富”。

颠覆中国烟草?造富潮背后,电子烟的结局早已命中注定


电子烟的造富效应,全世界人民都感受到了。大家都知道烟草公司赚钱,但谁都没有想到,电子烟会成为当下最靓的仔。


说起来,电子烟的“造富”效应早在两年前就显现出来了。


2018年底,烟草巨头Altria Group收购电子烟Juul 35%的股份,使得Juul的估值一度高达380亿美元。一夜暴富后的Juul管理层作出了一个疯狂的行动:


给1500名员工发放了20亿美元年终奖,平均每人130万美元。



梦幻般的故事传回国内,电子烟产业顿时成为最热的创业赛道之一。


一时之间,数千个品牌涌入电子烟赛道,就连在手机战场连连失意的罗永浩都来凑热闹。那时候门槛也低,去深圳沙井联系一个代工厂,用10万块钱进批货,再花2000块设计logo,就可以做一个电子烟品牌。

颠覆中国烟草?造富潮背后,电子烟的结局早已命中注定


刚经历P2P爆雷潮的资本,好不容易发现一个风口,更是像鲨鱼一样,极速涌来。


IDG、源码资本、红杉资本中国、真格基金、山行资本......从2018年6月到2019年3月,电子烟行业累计获得了超过10亿融资,大多数创企在首轮融资时就能拿到千万级别。

颠覆中国烟草?造富潮背后,电子烟的结局早已命中注定


繁花似锦之下,资本的热钱并不盲目。电子烟之所以能在中国爆火,离不开两个原因:


1、市场规模大,中国有三亿烟民;

2、发展潜力大,目前中国电子烟的渗透率不足1%。


时至今日,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更大的电子烟生产和出口,供应全球90%~95%的电子烟产品与配件。


这是一片新的造富海洋。

颠覆中国烟草?造富潮背后,电子烟的结局早已命中注定


电子烟,正在抢夺新一代烟民


电子烟卷土重来,这一次披上了时尚的外衣。


在产品设计上,电子烟主打潮流时尚。依旧宣称"可帮人戒烟、零焦油、无二手烟、不上瘾",走的是电子产品的路线。


在销售渠道上,相比于传统的烟草,电子烟更加注重线上渠道的开发和运营。前两年电子烟重燃热火的时候,淘宝等电商平台随处可见五颜六色电子烟的身影。

颠覆中国烟草?造富潮背后,电子烟的结局早已命中注定


据统计,2016年中国电子烟市场规模在32亿人民币左右,其中18亿来自线上。


显而易见,无论是产品还是渠道,电子烟的目标群体都非常明确:


年轻人。

在第二十届全国控烟学术研讨会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控烟办研究员肖琳就曾提到:

使用电子烟的人群主要以年轻人为主,15岁-24岁年龄组的使用率更高,获得电子烟的途径现在主要是通过互联网,比例占到了45.4%。


的确,标榜时尚、自称健康、易于购买,甚至能通过网络下单送到家门口,电子烟成了诸多青少年的“口烟”。


源源不断的年轻人爱上电子烟,资本当然是喜不自胜,但监管层不可能放任不管。


2019年11月1日,烟草专卖局、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明确写着:


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敦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



一时之间,电子烟品牌一片哀嚎。


线上销售之路被堵死,电子烟品牌们把目光投向了线下。


以明星企业悦刻为例,2019年9月底,悦刻授权经销商的数量是41家,2020年9月底增加到110家。悦刻的门店数量也快速增加,2020年7月的时候已超过4000家。


为了抢占线下渠道,有的品牌甚至把电子烟摆在了酒吧、棋牌室、KTV等场所,构建起了一个“新的非烟体系销售网点”。

颠覆中国烟草?造富潮背后,电子烟的结局早已命中注定


但这样一来,电子烟势必更加靠近传统烟草的势力范围。


一场传统和潮流之间的碰撞,不可避免。

颠覆中国烟草?造富潮背后,电子烟的结局早已命中注定


中国烟草的颠覆者


烟,不是谁都可以的。


在中国,烟草实行严格的专卖制度,并通过《烟草专卖法》和《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在法律层面对这一制度进行了确立。


建国初期,毛泽东曾向食品工业部部长杨三立抱怨中国香烟质量不够好,一个颇具时代特色的口号诞生了:


“国营烟厂是人民的烟厂,人民应该吸食自己的香烟。”


颠覆中国烟草?造富潮背后,电子烟的结局早已命中注定


一场对外资、私营卷烟厂的改造由此拉开大幕。从此之后,国营烟草成为主流趋势。在的垄断地位下,中国烟草也获得了巨大的收益。今年1月,财政部网站披露的信息显示,中国烟草总公司2019年度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


18.67万元。


在6亿人月收入仅1000元的当下,中国烟草着实令人仰望。


电子烟的出现,在密不透风的传统烟草行业和烟草专卖制度上,撕开了一条口子。


实际上,从吸烟的目的来说,今天的人类和7000多年前南美洲的印第安人没有任何区别。都是通过燃烧烟草,吸食尼古丁,获得快感。


这是一种既让人兴奋、放松,又上瘾的物质。


但从另一个层面来说,电子烟的出现,又是对传统烟草的一场颠覆。

上一篇:仅三年就做到3000亿市值!被封杀的电子烟,赚钱野上天

下一篇:实地考察:IQOS席卷了日本的便利店,并讨论了日本如何监管电子烟和税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