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图片名

全国服务热线:18954138018(同微)

新政下的“深圳雾谷”:摇摇欲坠的电子烟王国

分类: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21-04-02 1534次浏览

深圳沙井,总面积35.79平方公里,总人口约90万的小镇上,聚集着至少四五百家电...

深圳沙井,总面积35.79平方公里,总人口约90万的小镇上,聚集着至少四五百家电子烟代工厂,和邻近的松岗、福永一起,为全球市场生产了90%以上的电子烟


这里,被称作世界“雾谷”,无数零配件从流水线上下来,组装成一支支烟杆,供养着遍及全球的“新烟民”们。


电子烟风头最盛的时候,沙井到处都是暴富的神话。有人从零售生意入门,转型批发,再到自己开设小代工作坊,两三年时间身价千万。也有人观望之后选了错误的时机入场,在政策的风暴中血本无归。


2021年3月2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烟草专卖局研究起草《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其中要求“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


狂风再次吹起。在港股、美股上市的电子烟概念股集体大跌。22日当晚电子烟品牌悦刻(RELX)的母公司、有“电子烟股”之称的雾芯科技(RLX.N)旋即直线跳水大跌14%,盘前跌幅一度超40%,收盘跌47.84%。


深圳的电子烟市场,迅速成为风暴之眼,混迹在这片红海的人,正在被忽然转向的风,推向未曾预料的命运。那些他们曾在钢丝上小心翼翼建造起来的东西,也正要随着政策大棒的落下,悉数坍塌。


即便这棵大树还没有倒下来,不少人已经跳了下来,带着摘到的果子,加速奔跑,开始了逃命。


新政下的“深圳雾谷”:摇摇欲坠的电子烟王国


昨天卖出2万盒,今天0下单


3月23日,是新政出来的第二天,影响立竿见影。


在深圳沙井的电子烟一条街,一个个藏在写字楼里的“科技公司”是链接工厂与销售端的关键环节。写字楼的客流量比起以往,一下少了近8成。


在写字楼楼下,老板们聚在一起抽烟,刷着手机看新闻,关于电子烟新政的新闻和解读,不断地更新。


他们都在希望,新推出的消息,能有些许利好。中途有人念出“北京烟草协会:建议电子烟不纳入烟草专卖监管”,人群里忽然地大声欢呼。


但当他们仔细一看,新闻里提出这个建议的,是北京控烟协会,不是北京烟草协会时,又沮丧了起来。

新政下的“深圳雾谷”:摇摇欲坠的电子烟王国

沙井的工业园区via.蓝字

在此前的凌晨,这些老板们基本都没睡觉——悬在头顶的那把剑落地了,他们需要找到让损失降到更低的方法。而影响最直接传达的,是电子烟的品牌端。


金生是一家电子烟新品牌的负责人,3月23日,他和往常一样,卖出去超过2万多盒电子烟。在他们的仓库存里,存货有200多万盒,工厂还有打了定金的订单。


新政一出来的次日,客户下单数量为0


摆在眼前的趋势是,货越压越多,卖不出手。支付尾款让工厂继续生产,还是直接不要定金及时止损,这是他们马上要做的抉择。


作为供应链的上游,工厂也对此充满戒备。金生定下来的电子烟,按照合同,这300万的货,工厂已经在生产了,他需要在半个月内付完尾款。但工厂在3月23日也停止了生产,催着金生付完尾款。


随着新政的风声愈近,越来越多的品牌商和金生一样,陷在进退两难的困境里。对于即将到来的监管,长年在深圳从事电子烟行业供应商们充满忧虑。


在他们看来,一旦严格按新规执行烟草规定,牌照制就成为定局——电子烟销售由中烟统购统销,所有品牌商根据有关规定申请烟草专卖许可,只有申请到许可的才有资格销售电子烟给中烟,中烟买回后由其自己的5万多家渠道销售再缴税。


这也就意味着,电子烟厂商们将失去自主销售、运营的机会,相应的收益也会遭受影响,“小的品牌几乎没啥生存空间,没那么容易。”


如果国内的监管力度向欧美看齐,采用严格的售前认证、高税率以及原料管理,国内绝大多数小型电子烟企业都会被直接卡死。


实际上,早在2017年10月11日,制定电子烟标准的计划就已经出台,但根据国标委网站最新数据,直到现在,这个标准仍处“正在审核”阶段。这段漫长的空白期,正是国内电子烟行业突飞猛进的关口。


“世界雾谷”的核心,这个传说中的电子烟一条街,正是这段空白期快速成长起来的行业聚集体。


深圳沙井,中心路附近的写字楼里,藏着无数间在五年内长起来的“科技公司”,从对外的门头、宣传语上,很难看出这些公司和电子烟之间的关联,而这些公司基本上都主打电子烟相关配件生产。


隐蔽的电子烟生产厂房,分散在以中心路为核心的鑫鑫田工业园、立泰高新智能产业园等工业园区内,这里是国内电子烟生产线的主要阵地。


和品牌销售端不一样的是,即使监管的步伐临近,园区内照样充斥着流水线运转的机械声,工人们匆匆忙忙,加班加点赶工。一家号称“全球知名电子烟生产厂家”的公司,甚至因为人手不足,在厂房外面张贴起大幅招募启事。

新政下的“深圳雾谷”:摇摇欲坠的电子烟王国

鑫鑫田某厂家的招聘启事via.蓝字

电子烟代工厂,收入比其他厂子高得多,一位工人说,虽然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但是包吃住还有加班费,更高有7000多元每个月,“能多赚两三千”。


石岩一家电子烟代工厂门口,也在在紧急招聘工人,短短十几分钟时间,就有五六个女工前来问询,工厂招聘人员称:“除了深圳的两个工厂,在东莞我们也启动了一个新的基地,主要是生产雾化器,月产能估计有上千万件,但还供不应求。


红火的代工厂们背后,是他们长期旺盛的海外订单需求。至于销售都针对国内的供应链,几乎都是戛然而止:渠道商都在等品牌方定策略,但品牌方能做的只有观望,“转海外的思路大家肯定都想,但不是一时半会能拓展的。”


实际上,在“世界雾谷”沙井的发展史上,出口曾经是支撑这里厂商们发展的重要收入来源,如今十年时间过去,整个行业的形势已然天翻地覆。只是,随着新政到来,电子烟却又回到了当年起步的原点。


新政下的“深圳雾谷”:摇摇欲坠的电子烟王国


“看到那么多钱,激动哭了”


涂创是国内电子烟行业最早的那批淘金者之一,他还记得“在年末分红时,在会议室的圆桌上码满了现金,分钱的同事次看到这么多钱,激动哭了。”


那是2007年,电子烟还是个全新的品类,无论国内国外,遍地蓝海等着被开掘。当时,世界范围内更先领跑的电子烟品牌,是来自中国的如烟。


如烟曾经创造过奇迹,发明者韩力认为吸烟成瘾的原因是尼古丁,但对人体伤害更大的是焦油等燃烧产物,“如果不燃烧直接吸入尼古丁,那么吸烟的危害将大大减少”。于是这款由电池、雾化器和含有尼古丁的可替换烟弹组成的尼古丁吸入器,打着“健康吸烟”的口号席卷市场。

新政下的“深圳雾谷”:摇摇欲坠的电子烟王国

如烟官网图片

作为烟草的高端、健康版替代品,如烟很贵,从599元到1.68万元不等,高额的单价,让这家公司仅7个半月就回款2.3亿元,年营业额达2亿元,成功借壳上市。


涂创入行时,如烟是整个行业当之无愧的顶峰,销售额近10亿元,股价一度高达116港元,市值近1200亿港元。


攀升至更高处的如烟,也是那时开始迈向不可避免的滑落。


滑落更先出现在舆论上,央视曝光如烟戒烟效果造假,打假斗士王海打蛇随棍上,丢出如烟七宗罪,然后一纸诉状把如烟拉进法庭:产品本身有害,欺骗消费者。烟草专卖局也站出来发声,痛斥如烟的宣传涉嫌失实、有违科学理论,并提出电子烟行业应该由烟草专卖局管制。


如烟的销量开始断崖式下降,而后来者们则赶在这个当口,对昔日的行业巨头进行围猎。


整个行业上下,都希望如烟倒下,毕竟,世界范围内所有做电子烟的人,都有侵犯韩力专利的危险。


国外的大型烟草公司想要韩力手中的专利,针对性动作不断,美国FDA下达禁令限制美国企业进口中国电子烟,让美国本土电子烟品牌快速崛起。


而在国内,深圳宝安、浙江义乌涌现大批工厂、作坊,仿制出更便宜的山寨电子烟,依靠低价蚕食如烟的市场份额。

新政下的“深圳雾谷”:摇摇欲坠的电子烟王国

早期的电子烟小作坊

2013年,如烟被全球第四大烟草公司帝国烟草以7500万美元收购,包括电子烟专利。


如烟衰亡后,短短三四年时间,深圳沙井成为世界电子烟产业基地,为全球市场生产了90%以上的电子烟


沙井的快速发展,直接得益于如烟的消亡——如烟开辟出了巨大的市场需求,突然垮塌之后无人接盘,国内、国外订单只能涌向各地的小厂;另一方面,手握专利的如烟限制了大型厂商下场竞争,又为不讲规则的中小厂家野蛮生长提供了机会。


伴随着行业快速发展,利好消息不断传来,国际市场电子烟的监管放宽,大量海外订单涌入。在暴富的风口面前,越来越多的创业者们变道进入电子烟行业。


曾经做电脑代工生意的赵文,就和按摩椅代工出身的两名合伙人一拍即合,改行生产电子烟。赵文当时到广交会上用一万块租了个展位,没多久就有土耳其和以色列的客户找上门来,塞给他一大笔钱,要求赵文增加产能,将产品卖到海外。


上一篇:即将“烟”没?探访线下电子烟市场:销售依然火爆,零售商直言“影响不大”

下一篇:电子烟再度迎考“重税、专卖”或将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