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图片名

全国服务热线:18954138018(同微)

袁国宝:电子烟头顶的三大达摩克利斯之剑

分类: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21-03-24 765次浏览

又见电子烟造富,这次制造出来的是一位80后美女富豪。创办仅三年,电子烟品牌“悦刻...

又见电子烟造富,这次制造出来的是一位80后美女富豪。

创办仅三年,电子烟品牌“悦刻”运营公司深圳雾芯科技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创始人汪莹摇身成为中国富豪之一,身家近600亿元。财富暴涨之速度,连火箭都追不上。

这不禁让人想起去年7月,主要从事电子烟代工生产的思摩尔国际在港交所上市,一举让创始人陈志平登上了“电子烟首富”和“中国新型烟王”两大宝座。

值得一提的是,思摩尔也是“悦刻”的主要代工商。

半年时间,电子烟产业链先后诞生两家市值千亿的公司、两位身家百亿的富豪,无疑给整个行业打入了鸡血。连车企比亚迪都蠢蠢欲动,公布一项电子烟专利,似乎有跨界做电子烟的打算;包括爱施德在内的多家A股公司,也纷纷蹭上了电子烟的热点,股价扶摇直上。

但是,对于电子烟这样一个非常特殊的行业,鸡血和躁动并非好事。

与房地产行业类似,监管政策直接决定电子烟行业的命运。行业躁动之日,就可能是监管政策出台之时。

这不是没有先例。

2018年至2019年,电子烟站上风口,原优步中国区负责人汪莹正是在那时,连同网红罗永浩等各路人马相继入局,真格基金、IDG资本、经纬中国等投资机构重金下注,几乎在一夜之间,将行业炒得火热,原本属于小众市场的电子烟,破圈进入大众视野。

不料,2019年11月1日这天,吹了一年的风口戛然而止。烟草专卖局、市场监管总局一纸禁令,掐断了电子烟的线上销售渠道,电子烟瞬间“熄火”,企业倒下一片。

难怪思摩尔上市当天,本是人生高光时刻,陈志平却刻意降调,说了很多次“将牛逼装在心中”。这句话的意思,基本等同于“闷声发大财”。

电子烟造富,是一场机会窗口关闭前的盛宴。这场盛宴何时落幕,就看新一轮监管政策何时出台,有多大力度。

PART.01

在中国,烟草实行严格的专卖制度,并通过《烟草专卖法》和《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在法律层面对这一制度进行确立。

电子烟的出现,在密不透风的传统烟草行业和烟草专卖制度之上,撕开了一条口子。

无论抽传统香烟还是电子烟,目的都是为了获取尼古丁,一种既让人兴奋、放松,又上瘾的物质。

今天,人们通过燃烧烟草,吸食尼古丁的方式,本质上和7000多年前南美洲的印第安人没有任何区别。但电子烟,采用电子雾化技术,将烟油中的尼古丁变成蒸汽,让用户吸食,是技术层面的一次重大革新。

从此,人们获取尼古丁,有了一种全新的便捷方式,传统烟草受到不小的冲击。

一方面,吸烟有害健康的观念深入人心,而电子烟则打着“清肺”和“戒烟”噱头,向烟民存量市场快速渗透;另一方面,年轻人追求时尚的猎奇心理,又让电子烟获得了巨大的增量市场,连远在四川甘孜的“甜野男孩”丁真都抽上了电子烟,可见一斑。

由于时代的局限,现行的《烟草专卖法》实际上就是一部卷烟专卖法,对电子烟这种新生事物并不能有效约束,甚至可以说无计可施。结果就是,电子烟完全可以绕开烟草专卖制度,和传统烟草抢生意。

通过技术革新,自下而上打破行政垄断,进而改变市场格局的更佳案例,非“网约车VS出租车”莫属。那么,电子烟有没有可能复制网约车的成功路径?

答案是:难于上青天!

为什么?因为税收。

论对税收的贡献程度,烟草行业远不是出租车行业所能比拟的。从2015年开始,我国烟草行业上缴财政总额均在1万亿元左右,2019年更是创下新高,达到11770亿元,占全国财政收入比重超过6%。

对于财政收入,烟草行业就是一个每年万亿级别的“钱袋子”,岂能容他人染指?现在电子烟之所以能够撕开一条口子,完全是因为法律法规尚不完善,这也是电子烟行业面临的机会窗口。

但这个窗口不会一直敞开着。现行的法律法规有局限,监管机构和立法部门可以通过“打